广西侵权损害赔偿网

TOP

借款担保合同纠纷抗诉案
2015-04-12 18:19:11 来源: 作者: 【 】 浏览:192次 评论:0
【广西侵权损害赔偿网维权律师咨询热线13507728316】

  最高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

  1991年3月21日,湖南省茶陵县大蒜制品厂(以下简称大蒜厂)取得了茶陵县工商行政管理局颁发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1992年7月24日,大蒜厂为开发大蒜系列产品与中国光大银行长沙华升支行(原湖南省投资银行,以下简称华升支行)签订了贷款合同。合同约定:由华升支行向大蒜厂提供55万美元外汇贷款用于大蒜系列产品开发。贷款期限自1992年7月24日起至 1995年7月23日止。贷款实行浮动利率,每六个月浮动一次,贷款时基期利率为年息9%,同时分摊汇率损益,并按《中国投资银行外汇贷款利率和汇率损益分摊试行办法》承担损益。贷款的还款计划为“1993年还款外汇5万美元,1994年还款外汇20万美元,1995年还款外汇32.5万美元。”还约定超计划还款按20%加息。1992年7月 17日,株洲硬质合金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合金集团)向华升支行出具了一份还汇担保书,承诺对大蒜厂“真空冷冻大蒜产品项目”的55万美元贷款,“根据该项目最终实际支付外汇额,保证以外汇偿还全部外汇贷款本金和利息”。中国建设银行股份有限公司株洲市分行(以下简称株洲建行)于1992年7月22日与华升支行签了一份协议书,约定:湖南康宝食品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宝公司)“大蒜系列制品合资项目”是由株洲建行负责组织并积极推荐的,所需资金缺口部分请华升支行贷款。株洲建行同意对华升支行的55万美元外汇贷款予以担保,保证按时偿还华升支行的外汇贷款本息。

  1992年7月24日,华升支行按合同约定向大蒜厂提供贷款57.5万美元(其中建设期利息贷款 2.5万美元)。贷款期满后,大蒜厂未能偿还贷款本息。1998年10月14日,华升支行与大蒜厂、合金集团、株洲建行在华升支行召开了关于大蒜厂贷款情况的座谈会,座谈会未形成一致意见。1999年3月28日,原中国投资银行债权债务整体转让给中国光大银行。根据茶陵县工商行政管理局档案材料反映:康宝公司系大蒜厂和香港锦博有限公司申请注册登记的中外合资企业,总注册资本233.5万美元,其中外方应投资58.4万美元,大蒜厂应投资 175.1万美元。因外方投资未到位,大蒜厂于1997年12月26日申请并获准对该公司注销,并承诺其债权债务由大蒜厂负责。1999年1月19日,华升支行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要求大蒜厂、合金集团、株洲建行归还贷款本息。

  湖南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审理认为:华升支行与大蒜厂签订的贷款合同、合金集团向华升支行提供的外汇担保书及华升支行与株洲建行签订的协议书,均系各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表示,合法有效。合金集团辩称其与华升支行的担保关系没有成立,株洲建行称其向华升支行提供的担保为无效担保,因理由不足而不予支持。华升支行依约提供了贷款,但大蒜厂未依约归还贷款本息,合金集团与株洲建行也未履行担保义务,应承担违约责任。在合金集团和株洲建行出具的担保书中,对各自承担的保证责任形式及保证期限均约定不明,根据《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经济合同纠纷案件有关保证的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和第十一条的规定,合金集团和株洲建行均应在大蒜厂承担责任的期限内承担赔偿责任。大蒜厂取得了工商行政管理机关颁发的企业法人营业执照,其法律地位应予确认,合金集团称大蒜厂为虚假单位的辩称,其证据不足,不予采信。诉讼中,因华升支行未提供其从贷款逾期至1998年 10月14日期间已向大蒜厂、合金集团、株洲建行主张权利的有效证据,故华升支行的诉讼请求应认定已过诉讼时效。但大蒜厂对华升支行的主张仍予以认可,愿意继续履行偿还华升支行本息的义务,故予以支持。合金集团、株洲建行的保证责任因华升支行的请求已过诉讼时效应予以免除。长沙市中级法院于1999年10月19日作出 (1999)长中经一初字第38号民事判决:一、由大蒜厂偿还华升支行贷款本金利息868071.09美元(利息计算至1999年9月20日止,此之后至偿还之日,按中国银行的美元利率标准计算利息),二、驳回华升支行对合金集团、株洲建行的诉讼请求。案件受理费43810元,由大蒜厂负担。

  一审判决后,各方当事人均未上诉。2001年7月30日,华升支行以有新的证据为由,向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申请再审。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再审认为:大蒜厂与华升支行签订的贷款合同,符合双方当事人的真实意思,内容并不违反法律强制性规定,应认定合法有效。华升支行与大蒜厂签订的贷款合同明确约定贷款期限为三年。虽然双方同时约定了分期还款计划,但贷款期限与还款计划在概念内涵上有质的区别,并不能因有还款计划约定就否定了双方对贷款期限的约定。偿还贷款的最后期限仍应根据双方约定为1995年7月23日。按民法通则规定,请求保护民事权利的诉讼时效期间为二年,华升支行的贷款债权正常的首期诉讼时效期间应为1995年7月24日至1997年7月23日止。华升支行提供了曾向大蒜厂主张过权利的三份书证,此三份书证均有曾任大蒜厂负责人、现任大蒜厂康宝公司财产留守处负责人谭福华签字承认。此签字经鉴定系为谭福华本人所写,对邮寄通知书信封上的邮戳进行鉴定,亦为真实。故上述三份证据可以认定。该三份证据证明华升支行在1997年4月3日和1998年5月20日向大蒜厂催收贷款、主张权利,应产生中断诉讼时效的效力,1998年8月向法院申请支付令的行为再次中断诉讼时效。1999年2月8日华升支行向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起诉。故可以认定,华升支行对大蒜厂的债权债务没有超过诉讼时效。大蒜厂应承担偿还欠款本息的义务。华升支行提供的第四份书证证明华升支行于1996年7月2日和1998年3月21日向合金集团催促履行担保义务,因此单独中断了华升支行对合金集团担保债权的诉讼时效。合金集团向华升支行出具了还汇担保书,担保行为作出后,就担保还债问题曾与华升支行进行过协商,且在原一审中的答辩、应诉,对担保的成立无异议。故合金集团就大蒜厂的美元贷款债务与华升支行的担保关系成立。大蒜厂不履行债务,按照约定应由合金集团履行偿还美元贷款本息的义务。合金集团以其保证书与贷款协议对大蒜制品项目表述方式不同为由,辩称担保贷款的对象不是本案中的争议贷款;以其还汇保证书未在贷款协议中注明为由,认为其担保行为未被华升支行接受;担保金额只有55万美元,不是大蒜厂贷款的57.5万美元;合金集团、株洲建行没有提供足以推翻华升支行的证据证明的事实,不予采纳。株洲建行与华升支行签订的协议书,只约定株洲建行愿为康宝公司大蒜系列产品项目贷款担保,没有约定株洲建行对大蒜厂贷款担保。故华升支行与大蒜厂的美元贷款债务,株洲建行不承担担保责任。湖南省高级人民法院于2003年5月2日作出 (2001)湘法经再字第111号民事判决书判决:一、维持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1999)长中经一初字第 38号民事判决第一项和诉讼费负担部分,即大蒜厂偿还华升支行贷款本息868071.09美元及利息,本案受理费43810元,由大蒜厂负担。二、撤销长沙市中级人民法院(1999)长中经一初字第38号民事判决第二项。三、合金集团对上述大蒜厂的给付义务承担连带责任。四、驳回华升支行对株洲建行的诉讼请求。本案再审受理费43810元由大蒜厂负担。 【广西侵权损害赔偿网维权律师咨询热线13507728316】

您看到此篇文章时的感受是:
Tags: 责任编辑:admin
】【打印繁体】【投稿】【收藏】 【推荐】【举报】【评论】 【关闭】 【返回顶部
上一篇合同约定的律师费能否支持? 下一篇天津市国际信托投资公司诉广州国..

评论

帐  号: 密码: (新用户注册)
验 证 码:
表  情:
内  容:

相关栏目

最新文章

图片主题

热门文章

推荐文章

相关文章

广告位

关于我们 - 联系我们 - 手机网站
© CopyRight 2002-2011, 广西侵权损害赔偿网 , Inc. All Rights Reserved 桂ICP备15001698号-1
Powered by qibosoft V7.0 技术支持:动力网络
返回首页